中國共產黨新聞網

毛澤東是如何成為馬克思主義者的

2021年01月01日14:39    來源:學習時報

  舊中國主權淪喪,統治腐朽,民不聊生,中華民族面臨亡國滅種危險。為了救亡圖存,青年毛澤東上下求索,尋求救國真理。在讀書求知與斗爭實踐中,毛澤東最終選擇和確立了馬克思主義信仰,成為馬克思主義者。
  “研究一個拔本塞源的方法”
  青年毛澤東“身無分文,心憂天下”,列強的欺凌,軍閥的反動,社會的黑暗,使他痛感“國家壞到了極處,人類苦到了極處,社會黑暗到了極處”。他立志“研究一個拔本塞源的方法”,即從根本上找到救國救民的方法。
  毛澤東對民族危亡境地深表憂慮,他感嘆“數千年來民智之不開、國幾蹈于淪亡之慘也”。1915年5月,為抗議袁世凱接受日本滅亡中國的“二十一條”,人們將5月7日立為國恥紀念日。毛澤東憤然寫下“五月七日,民國奇恥;何以報仇?在我學子!”表達對袁世凱賣國的極大憤慨,顯露出勇擔使命、雪恥救國的志向。毛澤東認為要救國,青年人要擔負起責任,立大志向,探討事關世界、國家和民族前途的大事。他號召大家共擔責任,共同行動,徹底改造舊中國。
  “根本上變換全國之思想”
  封建文化禁錮人民思想,阻礙社會進步。毛澤東認為要根本改造社會,必須摧毀舊文化,宣傳新思想,開啟民眾覺悟,“根本上變換全國之思想”。
  毛澤東激烈揭露抨擊并主張摧毀腐朽落后的舊文化,指出舊文化“五千年流傳到今,種根甚深、結蒂甚固,非有大力不易摧陷廓清”。1919年11月,長沙發生趙五貞女士抗婚自殺事件,社會反響強烈。毛澤東連續發表10篇評論文章,抨擊腐朽的封建文化和黑暗的社會制度,他積極宣傳新文化新思想。1919年7月,毛澤東任主編的《湘江評論》創刊,該報開宗明義:“本報以宣傳最新思潮為主旨!逼鋭摽柟舶l表25篇雜文,其中22篇署名澤東。毛澤東不遺余力批判舊思想,宣傳新文化,熱情洋溢的宣傳覺悟了的民眾聯合的力量,號召人民以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去沖破一切羅網。毛澤東批判舊思想、宣傳新文化的活動,啟發了民眾覺悟,也推動他投身斗爭實踐,探尋救國之路。
  “集合同志,創造新環境,為共同的活動”
  根本改造社會,個人力量是薄弱的,必須聯合同志,共同奮斗。青年毛澤東結識了一批志同道合者,他們“集合同志,創造新環境,為共同的活動”奮發圖強。
  1915年秋,在湖南第一師范學校讀書的毛澤東發出“征友啟事”,希望結交對學問、時政感興趣,能刻苦耐勞、意志堅定、隨時準備為國捐軀的朋友。啟事發出后,得到李立三、羅章龍等五六人的響應。羅章龍還和毛澤東通信約見。1918年4月,毛澤東提議成立并主持會務的新民學會在長沙成立,這是一群年青知識分子集合而成的進步團體,學會以“改造中國與世界”為方針,要求會員不虛偽、不懶惰、不浪費、不賭博、不狎妓,通過個人品行的培養,改造個人,進而改造社會。學會成立后,毛澤東主張會員“都要存一個‘向外發展’的志”,走出去鍛煉本領,他發起組織會員赴法勤工儉學。為此,1918年8月毛澤東抵達北京。1919年1月在北京參加了李大釗等指導下的北京大學哲學研究會。4月,毛澤東回到湖南,“就更加直接地投身到政治中去了”。不久,五四運動爆發,毛澤東站在領導湖南學生運動的前列,與彭璜等領導成立了新的湖南學生聯合會,組織學生開展斗爭。12月,毛澤東等領導組織學生罷課,通電全國,發動驅逐湖南軍閥張敬堯運動,次年6月驅張運動獲得成功。
  在參加和領導斗爭實踐中,毛澤東初步積累了斗爭經驗,認識了民眾的巨大力量。但他也看到,運動雖然轟轟烈烈,但并未解決中國的根本問題,救國救民必須有科學真理指引。
  “另辟道路,另造環境一法”
  為了探尋真理,毛澤東花了大量時間和精力研究時事和社會問題。這一時期中國社會變動劇烈,新舊思潮相互激蕩,他的思想在快速變化中。
  1910年秋,在湘鄉縣立東山學校讀書的毛澤東看到梁啟超主辦的《新民叢報》,開始“崇拜康有為和梁啟超”,贊同他們君主立憲的主張。次年春,毛澤東考入長沙駐省湘鄉中學后,閱覽了同盟會的《民立報》,支持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的政治主張。1911年他加入新軍,參加辛亥革命,懷著濃厚興趣討論了社會改良主義思潮。此后,毛澤東還大量閱讀西方著作,接受過進化論和民主思想。這一時期,改良主義、自由主義、無政府主義等思潮甚囂塵上,不可避免地影響著毛澤東,“是自由主義、民權主義、民族主義、改良主義、空想社會主義等理念的大雜燴”。
  毛澤東在斗爭實踐中對不同思潮進行了研究和比較。各種主義主張處處碰壁的現實,使他逐漸認識到要改變中國命運,必須“另辟道路,另造環境一法”,找到真正的科學真理進行指引。
  “主義譬如一面旗子,旗子立起了,大家才有所指望,才知所趨赴”
  “十月革命一聲炮響,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!1919年五四運動前后,馬克思列寧主義在中國傳播日趨廣泛,毛澤東“迅速地朝著馬克思主義的方向發展”。
  1918年8月,毛澤東第一次來到北京,經李大釗介紹任北京大學圖書館助理員。他閱讀李大釗的《庶民的勝利》《布爾什維主義的勝利》等宣傳十月革命和馬克思主義的文章,廣泛接觸學者,探討各種社會主義學說。他參加北大哲學會、新聞學研究會和“平民教育演講團”的活動,實地到長辛店調查,了解工廠生產和工人生活狀況。1918年的北京之行,是毛澤東的思想從民主主義向馬克思主義轉變的開端。
  1919年4月,毛澤東回到湖南,在斗爭實踐中,他研究、比較和檢驗了各種主義學說。1920年春,毛澤東第二次來到北京,這一次他閱讀了《共產黨宣言》《階級斗爭》《社會主義史》等書籍,他的宇宙觀、社會觀和人生觀發生了根本轉變,接受了馬克思主義對歷史的正確解釋,從此建立起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。他認識到要根本改造中國,“固然要有一班刻苦勵志的‘人’,尤其要有一種為大家共同信守的‘主義’”,“主義譬如一面旗子,旗子立起了,大家才有所指望,才知所趨赴”。毛澤東積極宣傳馬克思主義,在湖南秘密開展建黨活動。正如他后來對斯諾所說:“到了1920年夏天,在理論上,而且在某種程度的行動上,我已成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了!边@樣,毛澤東完成了從民主主義者向馬克思主義者的轉變。

(責編:馬昌、任一林)
微信“掃一掃”添加“學習大國”

微信“掃一掃”添加“學習大國”

微信“掃一掃”添加“人民黨建云”

微信“掃一掃”添加“人民黨建云”

三级4级全黄